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> 师者风范 >> 正文

“王老师带我叩开了‘文学’的大门” ——记龙岩学院第二届“最美教师”、外语学院王璇

发布者: [发表时间]:2021-09-21 [来源]: [浏览次数]:

王璇,博士,副教授,现任外国语学院副院长。承担英美文学选读、毕业论文写作、英语写作、高级英语等多门专业课的教学工作,长期坚持担任本科班导师,指导学生参加省级以上竞赛并获奖,指导毕业论文获评校优秀毕业论文(设计)。曾两次荣获全国高校外语教学大赛福建赛区综合组三等奖,先后主持省、厅级项目四项,参与国家级项目一项、省级项目二项。发表学术论文多篇,其中部分为CSSCI来源期刊论文。2016年被授予龙岩市第二届“教坛新秀”荣誉称号。2021年,被校党委授予龙岩学院第二届“最美教师”荣誉称号。

“王老师带我叩开了‘文学’的大门”

文:曹宇鑫(2018级英语师范专业学生)

王璇老师是我十分喜爱的一位老师。

初识王璇老师是大二的时候。彼时的王璇老师是给我们教授听力这一门课的。“吃瓜”向来是人们开展闲时活动的纽带和乐趣之一,因而在疫情的闲暇时刻更甚。在看到新课表的时候,处于对“新老师”的好奇,我便处处找寻同窗,问之以三何:是何?如何?教过何?也算是承英专生的秉性,看到什么都要问个who、how、what。出我所料,王璇老师的好评尤其之多,诸如“极负责任”“人美心善”“温文尔雅”等美称不绝于耳,使我不得不开始期待她的授课起来。

因疫情的缘故,我们只得被迫做“网上邻居”。但王璇老师治学之辛勤,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因教授的是听力课,少不了语音材料的输入,而课本的材料又是极其有限的,王璇老师便不辞辛苦从多方找寻、上传听力材料,并日日监督我们打卡学习,收集我们的反馈和评价,鼓励我们坚持努力。她说:“在家不‘宅家’。”也确实是这个道理。我是要感谢她的鞭策和鼓励的。

英语中有一句谚语叫做“to see is to believe”,光是网上课程的“耳听”还不够,惟有“眼见”才实。若把陆游放在当代,他也必然吟出“线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线下。”所以,在得知王璇老师即将在下一学期教授我们“英美文学”这一门课程时,我是十分开心和激动的。一来,是因有了先入为主的观念,加之现在我们之间又隔了一层“朦胧的”“文学”,所以对王璇老师有着很深的好感;二是听说王璇老师是文学博士出身,想必“术业有专攻”,可以将“文学”讲出一番花样来。

初见王璇老师便是在她授课的时候了。当初她所讲的内容我早已忘却了,只记得她一直笑着,进门时笑,讲课时笑,放课时也笑。她的声音十分温婉,即使九月开学之后已然是夏秋之交,仍令我感到如沐春风。我不由想到《红楼梦》中的宝玉来,什么“语言若笑”,什么“天然一段风韵,全在眉梢”,偶尔又想到宝玉“衔玉而生”,王璇老师单名一个璇字,王旁从玉,璇即是美玉,再结合王璇老师种种,禁不住直呼:“人如其名!”能使我开如此小差的,仅此王璇老师所教授的“英美文学”这一门课程。每每想到这一层原因,便令我对遗忘当时课堂的其他细节的负罪感少了几分。

王璇老师上课十分有特点。她从不拘泥于课本中的内容,浅浅地念出几句类似“之乎者也”的话来,而是针对作者,将其生平、经历、作品内容、思想内涵如数家珍似的娓娓道来,真可谓“博”士也。同时,王璇老师还会收集多方资料,影像的、音乐的,无所不包,力图将书中的各路作者立体化起来,恨不得将他们从二维的监牢、黑白方框的围困中解救出来,让他们站上讲台,捧着自己的作品大吹特吹一番。不仅如此,王璇老师还将课堂交付与我们,让我们自由探索,自己发掘,以自己的视角来解读各位名师大家,给了我们许多锻炼的机会。

王璇老师在讲台上是和蔼可亲的,在课堂之外也是平易近人的。外国语学院素来有一项特色活动——英语角,王璇老师可谓是全程参与,“坐镇一方”。一次英语角,我有幸和王老师分到同一组,在“自由讨论”环节,她鼓励、引导同组的同学们畅所欲言,对大家所提出的问题也知无不言,连我们口语上的错误也细致地指正。在讨论“最敬仰的人”的时候,我与王璇老师从中到外,从鲁迅先生到恩斯特·海明威,从民族脊梁到钢铁意志,谈论的好不痛快!

我想,我是喜欢文字的。文字可以很小,只是我和它之间式微的共振,所以我喜欢王璇老师,只因她所讲之内容,每每都能触动我。文字也可以很大,成为一种“学”,所以我喜欢王璇老师,只因她带领我叩开了“文学”的大门。

我想,我是喜欢文学的。我应当感谢王璇老师。